歡迎您登錄北京東博古玩字畫鑒定中心網站 今天是:
 

玉器的形態構成

    玉器藝術的工藝美,體現在環環相扣的精細工藝上,也體現在精巧玲瓏的形態構成上。

    一、玲瓏的形體

   玉器形態構成最根本的實質,是由體、面、線、點組成,認識了體、面、線、點的單元元素,也就容易把握玉器形態構成的基本特征。

   對“體”是最容易理解的,我們常說的身體,指的是整體,是形體。一件玉器給我們的直覺也是一個整體。因此,我們認識一件玉器的形態構成,首先也是從整體開始。但從整體上掌握玉器的形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首先在于不同歷史時期有不同的玉器形體。新石器時代玉器多為弧線狀的幾何形,很少有橫切豎直的幾何形。商周時期以寫實動物形玉器為主,幾何形玉器少見,所見者線條較為平直,弧線形玉器不如早期多,可能與當時幾何形玉器多作禮玉,賦予禮儀功能,象征著王令。即使是同一種玉器,在不同的歷史階段,也是不完全相同的。如各個歷史時期的玉璧,雖萬變不離圓,但形態也有一定的變化,如新石器時代玉璧的厚重,商周玉璧的“吐唇”,漢代玉璧的“鏤空”與“出廓”,明清時期的雙聯璧等。

  商業社會也會對玉器形體的變化產生重要影響。宋代以后,由于玉器不再是王公貴族的“專利”,大眾百姓也可使用玉器,并且也喜歡玉器,于是玉器向細巧、世俗方向演變。

  外來文化的因素,對玉器的形態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漢唐絲綢之路開通后,出現了一些中亞文化因素的玉器,如形態十分別致的來通杯,是中亞文化典型器物,他們以為用來通杯飲酒喝奶,莊重而神圣,還可避毒。中亞的來通杯多用銀制,而中國式的來通杯多用玉制,但是兩者的承襲關系十分明顯。海上絲綢之路開通以后,大量的東南亞珠寶、海產珍寶傳入中國,中國玉器家族中出現了較多的珠寶首飾,豐富了中國的玉器寶庫。清代痕都斯坦玉器輸入中國后,中國傳統玉器形態受到了極大沖擊,以胎薄、形美、工精著稱的痕都斯坦玉器,成為朝野上下爭相擁有的稀有之物,于是出現了較多的仿痕都斯坦玉器。

  因此,研究玉器形態構成的基本“體”,既要看到玉器的上下、左右、前后、里外、陰陽、剛柔等不同部位的不同形態,也要考慮到不同歷史、文化、商業背景對玉器形態的影響。

  二、剔透的飾面

  體是由不同的面組成的。不同部位的面有不同的名稱,比如有正反面、左右面、陰陽面、上下面等。玉器表面不同的形態,有不同的名稱,水平的是平面,弧線的為球面,有起伏的是立面。歷史悠久的中國玉器,造型豐富多彩,飾面形態更是多種多樣,從設計構成上有章可循。從宏觀上觀察玉器的飾面,無論是平面設計或是立面構成,經歷了陰陽線紋、鏤空圖樣、立體影像三個大的發展階段,前兩者屬平面設計范疇,后者是典型的立體構成。

  玉器表面的陰陽線紋風格,主要流行于新石器時代和商周時期。此時玉器的形態構成,是造型構圖與裝飾風格的平行發展,還不能達到融會貫通,一氣呵成。如商代玉器,無論是平面剪形或是圓雕動物的裝飾面,大多用的是人獸復合紋,在需要出現眼睛的地方出現眼睛紋,在不需要用眼睛的地方,也用上了臣字眼紋,好像圖樣是事前畫好的,以不變應萬變。西周玉器也出現同樣的情況。鳳鳥紋是西周玉器的裝飾母題,在許多不同類型的玉器上都用上了鳳鳥紋,有的用得較為得體,也有的與形體顯得格格不入。商周玉器的裝飾面與形體不能相得益彰,究其原因,一方面可能是與玉器裝飾技巧不成熟有關,更重要的可能與當時藝術造型、裝飾風格受較多牽制有關。藝術造型體現的是國家意志,裝飾風格反映的是統治者的思想。玉器藝術作為商周時期王室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,自然也離不開統治階層的口味與愛好,更無法逃脫意識形態的影響。

  以政治體制而言,東周與漢代是截然不同的,前者是分封制的末期,后者是集權制的開端。而在文化形態上,楚風漢韻,有很多相同或類似的地方,這時期玉器的裝飾面上,同樣也離不開文化大背景的影響。東周至漢代玉器飾面上的共同特點,是鏤空圖樣的大量出現。與前期陰陽線紋玉器飾面完全不同的是,鏤空圖樣飾面的出現,不僅是技術上的進步,也是設計形態上的改進,更是玉器藝術日趨成熟的表現。早期玉器的鏤空紋樣,顯示更多的是工藝上的嘗試。這時期玉器的鏤空飾面是技法、藝術以及藝術主題的完美再現。龍、鳳不再做成獨立的玉器個體,更多的成為玉器飾面的重要紋樣。將其鏤雕在璧面中間,顯示出天地和諧,事物完美,更是社會團結、人民同心合力的象征。將其鏤雕在璧的兩側,左右相背,既顯示出華夏大地龍鳳文化的和平共處,又反映出龍鳳文化的個性與張力。將龍逐漸做大,鳳逐漸縮小;將龍鳳擬人化,人格化;將龍塑造成發號施令的統治者,越來越霸氣,將鳳描繪成言聽計從的馴服者,越來越文靜。龍是力量、權力的象征,鳳是優雅、美麗的化身。

  東周玉器飾面內容的完整性,得益于形式的完美。現在平面設計大家必須遵循的原則,我們的祖先雖沒有經過正規的藝術訓練,但對藝術設計法則早已爛熟于胸,在玉器裝飾藝術設計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,左右俯仰、陰陽向背的鏤空紋樣,應用得游刃有余;呼應顧盼、大小環抱的鏤空圖形,安排得出其不意;參差錯落、輕重承復的鏤空畫面,運用得無可挑剔,處處顯現出這時期玉器畫面的裝飾美,成為中國古代裝飾藝術的不朽之作。

  玉器裝飾風格的改變,始于唐代。東周至漢代高超的玉琢技術,在魏晉南北朝大動蕩的社會變革中基本失傳,以至唐代玉雕,缺少了傳承的基礎,失去了一份歷史包袱,卻多了一份探索精神,以致唐代玉器的造型、飾面以嶄新的面貌出現,一改東周至漢代以鏤空為特色的玉飾風格,大膽地采用淺浮雕技術表現主畫面,獲得一時的成功。

  玉器裝飾面上的立體景象,宋元以后才多見,主要得益于雕刻工具的改進與雕刻技藝的提高。論藝術成就與藝術效果,宋元時期玉器的立體景象最佳,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。一是將浮雕技術與鏤空技術有機地結合起來,形成了花中套花,花下壓花,花中套葉、畫中出畫的藝術效果。二是不僅僅局限于圖案的表現,還能在方寸之間表現人物故事、歷史題材以及風物人情,春水玉、秋山玉是其成功的范例。明代玉器的立體畫面試圖進一步多樣化,畫面下鋪以錦地,以形成錦上添花的藝術效果,有一部分運用得相當好,但相當一部分玉器由于要在有限的面塊上琢磨過繁的內容,因而顯得有點零碎。清代以名家名作為藍本,雕琢成大件玉山子,場面寬闊,將復雜的平面內容加以立體展示,不失為玉雕藝術上的一大創新,與當時的竹刻、刺繡藝術有相似的藝術趣味,可謂異工同曲。


 
公司熱線:010-65183090 65184660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公司地址:北京市長安街恒基中心辦公樓二座4樓401室(長安街與北京火車站交口處 地鐵一號線建國門站下車)點擊進入>>>>>>


cmd体育维护 内蒙古时时经典玩法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走势图表 河北20选5定位走势图 5分时时彩全天免费计划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福建十一选五台子 黑龙江时时0219977 腾讯在线人数统计漏洞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遗漏正好 青海11选5走势 上海时时乐有技巧吗 竞彩5场3关 极速时时开奖中心 2019年时时彩最新规定 新老时时区别